本人初三狗

魔道祖师的钥匙扣,好喜欢啊!

我的保温瓶,买了很久了

终于买到我家羡羡的老坛酸菜牛肉面了

魔道祖师伪历史设定

  看到好多大大写,我手也有点痒,不过你们不要抱太大希望,我写的文都很烂。


  如果要写的话,以下就是设定


  魏无羡:混沌始祖、夷陵上神


  蓝忘机:含光上神


  江晚吟:三毒上神


  蓝曦臣:泽芜上神


  金光瑶:敛芳上神


  聂怀桑:司命神君


  聂明玦:赤峰上仙


  私设羡羡是下凡来审查这个世界有没有资格晋升大世界的。他是这个世界的创造者。


  时间大概是云深不知处求学时期吧!


  观看未来的历史的梗来自 @⭕️方块栗子(谢绝转载) 大大,然后是观看他们上课的内容的梗来自 @宇宙你闲爹

 

        CP:忘羡,其他还没定好,好纠结。


         大概就这样吧


啊啊啊!蓝二哥

老祖的可爱多,好幸福!

魔道阅读未来体(二十)



       小学生文笔       不喜勿喷


      [金凌:哈


       什么你不知道我谁


       那这金星雪浪袍呢


      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就是我金凌啊]


      (大小姐好)


      (大小姐好)


      (大小姐好)


       只见屏幕上一大片刷着大小姐的字幕。


      “这说的是师姐的儿子吗?”魏无羡一脸好奇道。“不过,大小姐这个称呼还真是适合他啊!”


        江澄:“去去去,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外甥的吗!”


     “有啊!我不就是吗!”魏无羡理所当然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江澄翻了个白眼。


        [金凌:姑苏蓝氏蓝愿蓝思追


         斯文秀雅 仪表不俗 噙笑浅浅


         哪能比得上我兰陵金氏金小公子?


         从小父母双亡如何


         只有舅舅,小叔叔又如何


         我脾气不好又怎样


         轮到你们来管教我?!


         我要证明我金凌比你们都强很多!


         哈我有钱我撒网关你们什么事了


         真当你们蓝家是仙门世家标杆楷模啦?!


         啊!舅…舅舅!


         舅舅你放心!


         我金凌就算抓不到一只邪物也绝对不可能会喜欢上男人,做那人人唾弃的断袖之癖!


         蓝思追,你等等……]


      (快来看!大型真香现场!)


      (姐夫:“我金子轩就算是死,一辈子单身,从金陵台上跳下去死外边,也不会娶江厌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后来

       “不是的!江姑娘!是我让你来的!不勉强的!


          金凌:“我金凌就算是猎不到一只猎物,也不会喜欢男人,成为人人唾弃的断袖之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后来

       “哎哎,蓝、蓝思追你等等……”)


       (哈哈哈,恭喜金家又一次实力演绎真香代言人)


       金子轩:“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种不祥的预感。”


       [金凌:你管你管我 你管你管我


        什么撒网有违规则


        可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


        你管你管我 你管你管我


        不过一尊野神而已


        我这一剑,便能砍下头颅


        义城为何又能相遇


        又是他们蓝家的那群人


        雾气弥漫身陷迷城


        和辣死人的粥


        拔出了我的岁华


        对桌蓝愿为何看我


        什么蓝家的抹额我可不想知道


        哈蓝愿你要送我


        也不是不可以啦


        毕竟以后你整个人都是我的]


       (谁都逃不过真香定律)


       (咳咳,思追比金凌大了至少五岁)


       (楼上的,不碍事,聂导和景仪还差了一个辈分呢!)


      “果然。”金子轩整个人都不好了!“我儿子竟也学魏无羡和江澄玩断袖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金夫人:“我孙子也断袖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系统:“是的,所以这篇文也叫五大家族绝后传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众人:“……”我有一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[凌:蓝愿……!


        追:阿凌?有何事需要蓝愿吗?


        凌:感觉你们姑苏人说话都软糯糯的,我也想学几句!就只是单纯的好学而已,绝对没有什么意思!


        追:噗.那阿凌想学哪句?


        凌:哪句都行.


        追:嗯……(若有所思地停顿了一会)zǐ —zhuì—哒哒.


        凌:zǐ —zhuì—哒哒?


        追:(轻笑一声)阿凌果然天赋异禀,学什么都快.


        凌:那是!(略得意了些)zǐ zhuì哒哒,


        zǐ zhuì哒哒 , zǐ zhuì哒哒.你们姑苏话也不过如此嘛!


       追:阿凌说的极是.]


     (哈哈哈,大小姐都不问问是什么意思吗?)


     (杭州话:哒哒是姐姐)


     (安徽话:哒哒是爸爸)


     (姑苏话:哒哒是哥哥)


     (原来如此,思追真狠)


     “这么蠢不可能是我儿子!”金子轩一脸崩溃道。
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:“金凌怎么看着有点蠢萌呢?你说是不是呀!蓝二哒哒~”


        蓝忘机:“嗯。”媳妇儿说的都对!


      [蓝思追:金凌金公子 金凌金公子


       夜猎撒网是违背规则


       仙门百家 都应公平竞争


       金凌金公子 金凌金公子


       那尊石像好像动了


       你看是不是 我不是有意的


       何其有幸义城又相遇


       你知道抹额的含义吗


       金公子若是想要的话


       蓝愿自当双手奉上]


     (金凌:既然你要给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。(傲娇))


     (江澄:蓝曦臣!你当我们江家是给你们家专门养媳妇儿的地方吗???

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:嗯……难道不是吗?)


      “怎么扯到我身上了?”江澄急急忙忙的撇清道。


        蓝曦臣笑而不语。
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一脸意味深长。(俗称:姨母笑)


        [追:金宗主.(欠身,语气中满是恭敬)


         凌:(眉间一皱)你我之间何时如此生分了?


         追:不曾.(语气柔和了一点,但还是不乏拘谨.)


         凌: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凌:(走近蓝思追身旁,微伸出手)喏.


         追:(莞尔,作思考状)阿凌可确定要牵?


         凌:(有些不耐烦,几欲抽回手)你不牵就算了!


         追:好.蓝愿这一牵,便是一生也不会松手了.]


      (金凌:谁让你放手了!)


      (君子如兰,思之可追)


      (君子如兰,思之可追)


      (祝大小姐和思追百年好合)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虞夫人很心累,虞夫人不想说话。猛然间听到自家儿子断袖也就算了,现在连外孙都断了。这心情......


       偏偏007像是能听到她的心里话似的,说了一句:“各位不要担心,本系统这里有生子丹,男女皆可,出去时可以来这里买。”


     “那这靠不靠谱啊!”有些人心里担心买了之后要是不管用不说,还有副作用,即伤财又伤身。加上男女皆可,那些个别人家就想给自家女儿买一个,万一要是用上了呢?


        007:“放心,系统出品,必属精品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:“蓝湛,我们出去时买一个吧!”


     “好。”蓝湛轻轻应了一句。


  

       [金凌:要你要你管 要你要你管


        我金宗主喜欢谁


        管你们怎么说 我就是喜欢蓝愿


        蓝思追:阿凌阿凌啊 阿凌阿凌啊


        大梵山初次相遇


        一见倾心 抹额相付


        你是我心上的金星雪浪


        永不调零 盛放如初


        前尘往事都已终了


        此后余生我陪


        合:又是一年清谈会时


        你我二人又将重逢


        不如抛下琐矩花丛幽会如何


        不管什么两地相隔


        至少我们情思相托

  

        这平生的欢喜都是你赠与我的]


      (好甜啊!)


      (这平生的欢喜都是你赠与我的)


      (追凌是真的甜!)


       魏无羡:“确实很甜,这应该是最甜的一对

了。”


     “忘羡也很甜啊!我就喜欢忘羡!”007开心的说。


     “那007你究竟是什么?”魏无羡目光一闪,准备从007那里套话。


     “我是系统啊!”


     “那你从那来。”


     “主神制造的啊!等等!”007回过神,闻到了一丝不对劲。“你在套我话。哼!”


     “没有没有。”魏无羡低下头憋笑,这个007实在太可爱了!


魔道阅读未来体(十九)

      小学生文笔       不喜勿喷


     佼僚第九

    

     [闻言,蓝忘机略不自在地垂下了眼帘。

    魏无羡心知,蓝忘机一定还存有上次的阴影,百思不得其解,到底自己喝醉的时候干了什么,须得他煽风点火哄一把。但又不能把意图表露得太过明显,便先佯作按下不提,自己仰头把这杯酒饮了,叹道:“我心里郁结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 得到肯定答案,魏无羡沉默了,心想:“既无父母,也无年龄相近的朋友一起长大。虽然他好像挺喜欢金光瑶的,但叔叔毕竟是叔叔,不是父亲。再加上江澄根本就不是个会教孩子的人……真是一塌糊涂。”]

   (心疼我家大小姐)

   (抱抱我家金凌大小姐)

   (楼上的真是不要脸,什么你家的,明明就是我家的!)

    “你那是什么语气,什么叫我不会教孩子啊!”江澄这话出口后习惯性的想等魏无羡怼回来,可这回他却一反常态的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   魏无羡现在心里很不舒服,说到底金凌从小就没有父母都是他的错。这也是他一直过不去的坎。

    “金凌这孩子着实苦了点。”虞夫人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 “但愿以后能补回来吧!诶。”金夫人也叹息说道。

      [顿了顿,他道:“算了。先不提了。”

       蓝忘机看着他,默然半晌,忽然挽袖探手,给自己也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他把酒壶中剩下的酒一口喝干了,站起来负着手在雅间内走来走去,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]

     (哈哈,羡羡还是那个羡三岁,一点都没变)

     (蓝湛:媳妇儿又调皮了)

     (羡羡快上,快扑倒你的蓝二哥哥)

       金子轩:“不是,刚才你不还在为金凌的生活担忧吗?怎么这会儿就突然这么恶趣味,还跃跃欲试?”

       江澄冷笑一声:“还说我不靠谱,你自己不也一样,真是见色忘友的代表啊!以后等孩子出来了你就别带了吧!”

     “阿澄。”江厌离羞红了脸。

    “八字还没一撇的事你怎么就知道一定会发生,更何况那是以后的我,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。”金子轩说到这里瞄了一眼脸色变的苍白江厌离又别扭的加了一句。“虽然我现在不是很讨厌你了。”

      一番话后魏无羡的心情好了不少,再加上他本来就是很开朗的性子所以很快就恢复了。

      [须臾,他走到蓝忘机身边,俯身低头,在他耳边轻声问道:“蓝湛?”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温宁一下子没勾住屋檐,掉了下去,重重摔倒了楼下的地上。]

     (啊啊啊!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)

     (抱紧我家小天使火速冲出去)

     (楼上的,放下我家小天使)

     (同上,快把我家小天使放下,我的大刀已经控制不住了)

     (别想了,小天使是宋岚的)

     “宋岚”温情眼一凝。“难道我弟弟也断袖了,不行不行,以后一定要让温宁离魏无羡他们远一点,省的被他带坏了!”

      魏无羡表示很无辜,宋岚掰弯的关他什么事!

      [魏无羡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。

       他心道:“这地方挑得太对了!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金凌道:“常萍到底是不是晓星尘道长所杀,没有任何人看见。所有人也只是猜测而已,断言什么?可魏婴穷奇道截杀,血洗不夜天,两役之中,多少修士命丧他手,命丧温宁和阴虎符之下!这才是无数人都看在眼里的事实。狡辩不了,抵赖不得!而他唆使温宁杀我父亲,害死我母亲,这些,我更不会忘!”]

    (大小姐呜呜呜,说来说去都是那个金子勋的错)

    (就是就是,都怪那个金子勋和金光善的错,要不是他们设计羡羡,穷奇道截杀也不会发生。)

    (其实我有一个疑惑,师姐当时是怎么到不夜天的?)

  

     “我也想知道阿离是怎么到不夜天的,金家难道没人了吗?”虞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说到。

     “金光善!”金夫人怒从心起,扯住金光善的耳朵抬头就骂。而金光善的眼神飘忽不定,无意间撞进了一双眼睛里。

      是温若寒!

      他转眼就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 “呵。”温若寒轻轻的笑了一声。好像是在嘲笑又好像是在自嘲。

       [若是温宁脸上有血色,此刻一定消退殆尽了。

        可他没有。他永远也只能展现一张木然的面孔。温宁低声道:“……江姑娘的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作恶的欲望正在魏无羡心中汹涌澎湃,他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,不怀好意地笑道:“蓝湛,还是我问什么,你答什么?我让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?”

        蓝忘机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   魏无羡道:“把你的抹额摘下来。”]

     (这里有抹额捆绑大全哦,谁要)

     (蓝湛:给我留一本)

     (羡羡这是自作自受哈哈哈)

     (我在想,这时候羡羡还不知道抹额的含义吧!)

      “诶,蓝湛你们家抹额究竟有什么含义? ”说罢,魏无羡拽了拽蓝湛的抹额。

        聂怀桑:“魏兄你抄家规的时候都不注意看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 江澄: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什么时候认真的抄过一回,不偷工减料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 “所以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魏无羡翻了一个白眼。“说重点好吗?急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 “非命定之人不可取。”蓝湛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有些尴尬:“这说明我跟你是天生一对啊!就这上面说的我不止一次扯过你抹额了。那这现在就是我的了。”虽然他那时并不知抹额的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 蓝忘机:“嗯。

        [蓝忘机把手伸到脑后,慢慢地解开了带子,将这条绣着卷云纹的白色抹额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仿佛是嫌注意到这个的人不够多,蓝忘机提着抹额的带子,把魏无羡的手拉起来,展现给所有人看了一遍。]

    (哈哈哈,蓝·姑苏醋王·湛果然名不虚传)

    (蓝渣:“魏婴,我的,谁也抢不走!)

    (蓝湛:“你们看,这是我媳妇)

      魏无羡:“原来二哥哥喜欢这样的啊!”

   “没...没...你怎么样我都喜欢。”蓝湛结结巴巴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  众人:“我们已经麻木了,请继续。谢谢!”

      007:“嘀嘀嘀!蓝老先生怒火攻心已重度昏迷请医师送往休息室休息!”

     说完,空间的一角出现了一间房子,上面写着休息室几个大字。

       [蓝景仪嘴里的一只鸡翅掉了下来。掉进碗里,酱汁四溅,溅脏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蓝思追把鸡翅塞回他口里,道:“原来如此。竟然还有如此妙用!”]

      (景仪小天使一脸迷茫,我是谁,我在哪,发生了什么?)

      (蓝思追:“我仿佛发现了什么!)

      (蓝思追:“看破不说破吗!”)

       魏无羡:“从这里看,思追儿的情商大概是这几人里最高的了。”

      [无视一路旁人的诡异眼神,蓝忘机拖着魏无羡径自上楼,入房,转身关门,闩门。把桌子推到门前,仿佛要挡住外面的什么敌人。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 可偏偏,就在这个时候,魏无羡盯着他那双看上去很柔软、淡淡的红色嘴唇,鬼迷心窍了一般,在这张唇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 亲完之后,还坏心眼地舔了一下。]

     (二哥哥不要犹豫,上啊!扑倒羡羡)

     (羡羡你的腰还好吗?)

 

     (羡羡早晚把自己皮断腰)

        江澄愤愤道:“我强烈要求这段禁播,要是接下来还有那什么,就别播了!”

        众人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!”

        007:“请放心,我们是很尊重个人隐私的,接下来没有十八禁,有的话会禁止观看直接跳过的!”

        听到007这么说魏无羡心里也松了口气,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床事被这么多人围观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[两个人都猝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半晌,蓝忘机忽然举手,魏无羡陡然惊醒,霎时出了一身冷汗,以为他要一掌把自己拍得当场心肝肺齐飞,连忙一个打滚滚下了榻。一回头,却见蓝忘机一掌拍在自己额头上,把自己生生拍晕了过去,躺倒在木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心道:“应该是不记得。否则他还不得恼羞成怒把我剐了。”]

     (不不不,恼羞成怒把你上了还差不多)

     (楼上说的不错,天天就是天天)

     (天天就是天天)

      “现在知道了,怎么不剐了?”看着依旧在那边亲亲爱爱的两个人,江澄不禁冷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 “就是,就是!秀恩爱了不起啊!”江澄的话顿时引起了广大单身男修士的共鸣。

     “唉。”魏无羡装模做样的叹了口气。“师妹,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,女孩子要温柔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 江澄抽了抽嘴角,忍不住黑着脸道:“魏无羡你他妈能要点脸吗?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靠在蓝忘机怀里!”

  

      “不能。”魏无羡丝毫没有犹豫的说道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[他心中既庆幸蓝忘机不记得,又有点可惜他不记得。好像悄悄干了一件坏事,偷吃了什么东西,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窃喜偷笑。不由自主的,他的眼睛又盯上了蓝忘机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也是一惊,看向蓝忘机:“你们家现在罚抄都是要倒立着抄?太狠了。”]

     (羡羡:“不去不去,怕了怕了)

      (其实家规总结来说就一句,不可学魏婴)


      “嘶。”魏婴不禁吸了口冷气,庆幸自己那会没有倒立这种规矩。真是可怜那些小辈了!

         江澄:“我觉得上面有句话说的对,总结来说就是不可学魏婴。那些小辈都是被你害惨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 魏婴:“这种小细节就不要在意啦~”

       [ 蓝忘机道:“光是罚抄,总有人不受教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听故事听得兴致大发,要在莳花园夜宿。野宿对夜猎者也本是常事,东捡西捡,堆起一堆枯枝败叶,生起了一堆篝火。蓝忘机出去巡视,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异动。魏无羡坐在火堆旁,见现下终于有机会问了,道:“对了,你们家的抹额,到底有什么含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当着大庭广众的面被一个混小子强行摘走了抹额,蓝湛居然没把他当场捅死——涵养真是好得可怕啊!!!]

      (蓝二哥哥会不会那时对羡羡已经有了好感吧!)

      (胡说,明明在云深不知处时就喜欢上了)  

  

      (不不不,我觉得应该是在藏经阁抄家规时喜欢上的)

      (哈哈哈,蓝老先生要是知道是他亲手把蓝忘机推向魏婴的时候会不会气死)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众人:“不用知道,蓝老先生已经气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 魏无羡:“看看,看看,这就是缘分啊!”

    “魏无羡你给我闭嘴!”江澄的脸黑得不能再黑了。早知如此,当初拖也要把他的脚拖住让他跑不了,也就不会被蓝老先生罚抄家规,也就不会成现在这样!

    [  蓝景仪疑惑道:“他一个人在那里走来走去的干什么?吃多了坐不住吗?”

    另一名少年道:“脸色也忽红忽绿的……是不是吃坏了……”

    魏无羡绕着一丛枯花走了五十多圈才冷静下来,对自己道:“魏无羡,你能活到那么久才死,而不是十几岁就夭折,真是生平大幸!不过,蓝湛的抹额是不是从来也没有别人摘过?没有别的人碰过?只有我……”

    想到这里,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枯叶被踏碎的声音。

    听足音不是小孩子,应当是蓝忘机回来了,魏无羡琢磨着该怎么求证是不是果真如此,一转身,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立在身后不远处,一株死树的阴影之下。

    这道身影很高、很挺拔、很有威势。

    只是少了一颗头。]

    (大哥:头呢?我的头呢?)

    (大哥我们今天砍谁?)

    (大哥:先把我的头找回来,头呢?头呢?)

       聂怀桑:“这、这是大哥!”

       系统:下一首追凌的《恋爱循环》

      感谢大家的支持,这一个月没更真的很抱歉,事情太多了!

      一开始我只是想写写看的,没想到会有人喜欢,我真的很开心。我的文笔不好,第一章的开头还是我前桌的同桌帮我一起想的。虽然她后来没有再参与,但我也要谢谢她,要不是有她跟我一起想开头,我也不会写这篇文。

      谢谢你 @伦比

     你们的一个点赞,一句评论,就是我的动力。谢谢大家!






@小静静  @江雪晩吟

魔道阅读未来体(十八)

      小学生文笔       不喜勿喷


     [路人扬:“说起来,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,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?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,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.毕竟一问三不知.”


       路人白:“我也是!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.”


    【聂怀桑冷笑】]


    (我本不识人间事,后来一问三不知)


    (我本不识人间事,后来一问三不知)


    (我本不识人间事,后来一问三不知)


     “真没想到啊!聂兄真是深藏不漏啊!”魏无羡拍了拍聂怀桑的肩膀说道。


     “能做到这样,该是需要何等的心计啊!”金子轩目光复杂的看着聂怀桑。


         路人甲:“聂兄真是深谋远虑。在下佩服佩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聂明玦现在的心情很复杂,按理说他内心是希望怀桑可以变强,但却不是以这样的方式。但他又能陪他多久呢?恐怕不久之后他也会像聂家先祖一样吧!


         聂怀桑三连问:“我是谁?我在哪?发生了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 [聂明玦:“怀桑,今日习刀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晨风穿廊 撷春枝柳叶


        吹醒谁家 小少年


        有春絮落发前


        笑问“来寻谁家叶?”


        指将新绿铺扇间


        明烛江舟 夜船行乐宴


        此间少年 无不言


        江湖若涉刀与剑


        不如与我谈诗篇


        皆临风雨我独闲


        想来倒是 姑苏无闲宴


        书山卷海 又寻哪一篇]


     (曾经一少年,姓聂名怀桑)


     (单纯天真,真正一问三不知)


     (心疼聂导,呜呜呜)


       [【蓝曦臣:“怀桑,我前不久从清河来,你大哥还问起你的学业.如何?今年可以过了吗?”】


      《雅正》家训才抄 三千三百遍


        他日若 云月抛砚执笔


        为我题扇面


        抖扇日月同辉 歌咏天水间 【金光瑶:怀桑喜好风雅,醉心书画,挺好的】


        我远青山 山送我亦远


        我行江湖 江湖久未见


        借问何处觅春? 可寻青林间


        他日若 乘雾踏云见仙 【聂明玦:做家主不需要寻仙.】


        放鹤仙山巅


        将沧海览遍 方外游倦]


      (聂怀桑扇子被烧了,聂明玦死了)


      (师青玄扇子被撕了,师无渡死了)


      (总结:要么别让你弟玩扇子,要么看好他的扇子)


      (楼上魔鬼)


       魏无羡:“怀桑兄可要看好你的扇子啊。看到那上面没,那就是前车之鉴啊!”


     “那大哥,你可不能再想烧我扇子了啊。”聂怀桑趁机讨价还价道,其实他心里也害怕。万一要是真的,那岂不就?

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怒视聂怀桑一眼,倒也没再说什么?


       [聂明玦(低声):“聂怀桑,你的刀呢.”

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(高声):“聂怀桑!你的刀呢?”


        聂明玦(震怒):“聂怀桑!你的刀呢!!”


        聂怀桑:大哥!!!!!]


       (聂怀桑:大哥,你的头呢?)


       (聂怀桑:大哥,你的头呢?)


       (聂怀桑:大哥,你的头呢?)


       (聂明玦:滚!)


          众人喷,本来挺煽情的一段话被这么插入。简直了。还能再毁气氛一点吗?


        [骤雨敲窗 狂风摧砚


         烛火燃千卷


         墨洒如血 当恨溅满面


         阴阳两隔 骨肉仍相连


         本为野鹤闲云 也甘作鸿雁


         画扇笔 亦可驭风掣电


         夺魂未见血


         抖扇天光失色 幽冥开一线


         天公执笔 人间无遗卷


         一笔一恩 一划一夙怨


        生死既知何须 见上这一面


        我今必 拭至剑端映日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可窥光于天


        出鞘日月改 山河骤变]


      (他也曾是翩翩少年郎)

  

      (只叹 无人在知 无人道)


     “大哥。”聂怀桑拉了拉聂明玦的衣袖。


       聂明玦叹了一口气,还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。无论怎样他终究是他的弟弟。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。


       [怀桑:“曦臣哥小心背后!!!”


       (金光瑶被剑当胸刺穿)

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:“...怀桑,你可真不错啊.(恨恨道)我居然是这样栽在你手上……


        好一个'一问三不知'!难怪了……藏了这么多年,真是辛苦你了!”


      【聂怀桑冷笑】]


      (聂怀桑,全文导演)


      (有人说,导演不就是那个拍剧里最难的角色吗?)


      (明明是想好好的拍下整部剧情的。)


      (只可惜,他虽然被称为聂导)


      (却是全书中最苦的一个)


      (可是他在我心中永远都是那个一问三不知的小可爱)
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[我怀有一剑堪磨十年


        藏锋隐芒醉心花鸟间


        可知一子落盘,全棋命皆悬


        他日必踏云月惊鸿来


        鹤为我衔剑


        荡尽不平之事 换山河骤变


        我怀有一剑堪磨十年


        少时风华扬名不足羡


        有日伏龙出殿,当震惊鸿天


        我自踏云月惊鸿而来


         鹤为我衔剑


         出鞘日月改 山河骤变


         聂怀桑:“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啊.”]


       (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)


       (清河聂氏,没有废物。)


       (我爱聂导啊啊啊)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感慨道:“还真是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啊!”








最近身体不舒服,没时间更真的很抱歉。说到这个,我就忍不住吐槽一下。其主要原因还是医院误诊。花了几百块去做一个脑部检查。检查报告出来说的好像很严重,好像我脑子有病似的。(好像有什么不对?)


然后我爸妈就带我到大医院去了。重要原因是我晕车啊。一天下来吐了好几次,回家还在一直吐,我也很无奈啊。结果,那个医生说没事,就是有点偏头痛。然后那个医生不太放心,因为还有另外的原因吗?让我做一个抽血检查。所以几天下来我都没时间连上学都假了。吓得我那是一个怕啊!


最后提醒一下你们。看病须谨慎啊!细心一点。








@小静静  @江雪晩吟